民進黨也學會要五毛給一塊


民進黨也學會要五毛給一塊

九○年代政壇與江湖傳言,某省級首長對地方要求,不但來者不拒,甚至要五毛給一塊,地方提出建設計劃,假設經費五百萬,首長會批示,要做就做最好的,給一千萬,地方官員民代無不感念,不但聲望崇隆,而且力量深植。

執政兩任,民進黨也學會要五毛給一塊,高雄前鎮漁港整建,起初地方只要求三千萬,作爲維護漁港基本運作及碼頭泊地疏浚之用,但當時行政院長蘇貞昌表示,要改造就要一次完成,於是經費從十億提高到五十億,再追加至八十一億。

教育工会吁私校退场修法 开放民间接手再生机制

前鎮漁港是全臺最大遠洋漁港,改造計劃中有一項是船員會館,斥資四億餘元興建,主要服務外籍漁工,不要讓船員卸貨補給後只能在港邊公廁的水龍頭沖澡;除旅館外,還有餐廳、穆斯林祈禱室,房價也不貴,二人房一晚一千五百元、四人房二千五百元,採OT方式,完工後交由高雄區漁會營運。

立意很好,應該鼓鼓掌,但是會館即將完工驗收,包含營運單位、船東、船員都不看好,認爲會淪爲「蚊子館」。臺灣的確到處有蚊子館,公共建設首長剪綵風光開幕後,就去養蚊子,乏人問津。

問題在哪裡?問題在公共建設的「想當然爾」規畫,主其事的人想像美好,忽略使用者需求與現實困境,外籍漁工離鄉背井討生活,省一分錢就是一分錢,泊岸後仍然住船上,有冷氣、有WiFi,也有免費飯吃,他們會花錢住旅館吃餐廳嗎?

這種菁英遙望天邊彩虹所形成的決策,藍綠都有。舉個臺北人記憶猶新的案例,就是建成圓環改建,這是馬英九在市長任內的「政績」之一。

圓環是日治時代規畫,逐漸演化爲庶民小吃攤集中地,從白天營業到夜晚,是早年南部人來臺北必去景點,九○年代遇兩次火災,雖浴火但仍然重生,不過的確建物老舊也有消防問題,所以馬英九決意拆掉重建。

決策沒有問題,但規畫出了問題,找來名建築師規畫玻璃帷幕大樓,有冷氣、有電梯,外觀美輪美奐,但市民與攤販罵聲連連,進駐者無生意可做,淪爲蚊子館,最後拆除。

市民與攤販爲什麼不埋單?建築規畫與庶民小吃攤消費習慣完全不符,玻璃帷幕冷氣間,攤子油煙如何排出;扣除攤架、冰櫃,空間能擺進的桌椅只剩兩三張,生意如何做;早期圓環,攤商互通有無,上百家小吃,客人坐上甲攤椅子,只要揮手就可點乙攤丙攤的東西,不需跑攤光顧,而新設計分區林立,每區僅三、四攤,這項極具臺灣人情味的特色完全消失。

台灣出口新戰略!商研院董座:企業跨國聯盟雙向永續

蚊子館案例比比皆是,公共建設「要五毛給一塊」沒問題,問題是一塊錢有沒有用在刀口上,否則被剋扣退休金的公教人員,可要哭哭。

風姿物語

烧饼的日常
寵妻無度:無鹽王妃太腹黑
花手赌圣 玄同

南美館辦超萌市集 打造動物與人類共同療癒的心靈樂園

外媒:哈马斯中断人质谈判